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 刘梅华

     小时候,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就是:不跟你玩了!那一瞬间,有一种落寞的感觉,看着他(她)的背影渐渐远去,一个人傻傻地呆在原地。你不懂,他(她)也未必就懂,你们的世界里天塌了,地陷了,无论你有多么不爽,从此,他(她)不再跟你玩了。
     谁没有从小玩大的朋友,或者结为异姓兄弟亦或姐妹,把刘关张的豪情侠义搬到我们的生活里,固执地认为,把那些欺负我们的坏孩子打得落花流水,这样的兄弟姐妹此生有一个足矣。你哭,他(她)陪你伤心,你闹,他(她)借你一把“宝剑”,闹得个鸡飞狗跳,这,叫发小。
     年轻时,不懂得健康有多好,和朋友喝到烂醉,玩嘛,开心就好!那时候,有一个陪你放肆的朋友,你会觉得此生无憾。但越长大,越孤单,迈向中年,突然发现陪你喝酒打闹的人少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家子,没有他(她)一样活,但情义一旦远去,再多的兄弟姐妹情义都拉不回。
     有时,不玩不是不想,而是考虑得太多,为别人,也为自己。
     其实,只要朋友一打电话,你还是高兴地跑去了,酒已不再多喝,只是怕拒绝多了,人家不再喊我们,原来,无论我们长到多大,依然逃不过那个怪圈:你怕别人不跟你玩了,没朋友,你会感到生活的无聊和孤单,甚至是恐惧!
     上下班的路上,拥挤的人流,多少人与你我擦肩而过,或熟悉,或陌生,在小城生活的这些年,谁不是在内心里隐藏着一种孤独,一个人匆匆地来,又一个人悄悄地走……你不得不承认,单位是你一度希望落脚的地方,却不是你倾诉或发牢骚的地方,你总得把自己隐藏得很深,像是一次久远的修行。
     迈向中年,漫长的黑夜,有时会无缘无故地醒来,打开一盏灯,照亮的也只有房间里这个缩小的世界。都说人生苦短,但想找一个懒惰的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的,孤独的世界,我们都在被迫地享受孤独。
     年岁的叠加让我们失去一些朋友,那些从小玩到大的,或是成长的路上偶然相遇的,都在生命的某个路口匆匆而过。有时,我们不会再纠结于有没有人跟自己玩,而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另一个自己做着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游戏,这游戏就叫生活。
     

上一篇:爸爸的菜园子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法老王线路检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