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 褚连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艾草在北方也叫艾蒿,春天、阳光温暖,年迈的老农闲着也是闲着,挖一团艾草的草根,眉开眼笑,随意找一快地方,沟坡、井沿,或者房前屋后的荒野之地。无论是贫瘠,还是肥沃,挖几个浅浅的小坑,亲手种下,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拱出嫩嫩的艾苗,一堆堆,毛茸茸的,青绿的叶片上还蒙了一层白色的霜,雾里看花的妩媚,煞是喜人。
     艾,是君子,耐得住寂寞。艾,生长在荒野之地,偶尔有人光临,是为了菜园里的辣椒、茄子、土豆、黄瓜……或者是土地上的玉米、黄豆,没有人会注意艾,为艾浇浇水,松松土、施点肥。艾,不嫉妒被无微不至照料的蔬菜和庄稼,心如止水,安静地生长,不为世俗的事物心动。
     艾,也不寂寞。有艾的地方,少不了野草和野花。野草崴蕤,围着艾,贴着地面蜿蜒伸长,铺一片碧绿的毯。野花滨纷,绕着艾,俯仰交错,格外养眼。艾,无聊了,野草和野花在轻风里摇曳着,给艾挠挠痒,对对话,解解闷。
     有艾的地方更少不了昆虫。昆虫除了为食物奔波,其余的时间无所事事,它们在艾跟前往返流连,遇到高兴或者忧伤事,鸣叫几声,呱呱、唧唧、咯咯、吱吱,歌唱、呜咽、呻吟,声音五花八门、高低不平。常年生活在一起,艾能听懂昆虫的意思,鸣声里的喜怒哀乐。艾知道,却守口如瓶,不对任何人说,把看到的都装在心里,隐藏起来。
     艾,越长越高,米把高时,端午就到了。乡下人把多情的目光投向艾,艾的生命也该结束了。乡下人拿一把磨得锋利的镰刀,走向艾。艾不畏惧,潇洒地仰着头,迎上前去。艾知道,这一段生命结束了,另一段生命才刚刚开始。乡下人一手抓住艾,另一只手挥舞镰刀,艾瞬间倒下,悄无声息。
     清明插柳,端午插艾。割倒了艾,抱回家,取出娇好的几枝,插在房檐或者窗檐下,然后闻一闻手心,仍留有清醇的艾香,一丝丝的,纤细。目光投影在低垂的艾上,耷拉着的艾叶上,心中默默祈祷,装满美好的愿望。插在房檐下的艾,在人们的心里,开始了另一种意义的生长和图腾,直到有一天,干枯的艾被无情的风吹落在地,零落成泥。
     艾,是端午节的作料。在我老家的风俗,把割回来的艾插在门的两边,拴住叠好的葫芦。同时把多割的艾编上几条艾蝇,在夏季点燃,用来吸烟点火和驱蚊虫。每当闻到艾的清淡香味,轻盈入鼻,令人通体舒畅。
     艾,生于民间,长于民间,与乡村的老人一样,朴实无华,讨人怜爱。
     艾,心如止水。 

上一篇: 重视读书的父亲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法老王线路检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