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
钟寿军

 

        “蜜蜂从花中啜蜜,离开时营营的道谢。”泰戈尔这句诗是在告诉我们,做人要懂得感恩。当我们受人滴水之恩时,就当涌泉相报。但有些时候,我们得到了别人的帮助,却不能道一声谢谢,甚至日后也没有机会报答。每每回想起来,这是何等温暖却又遗憾的事情呀!

        那年清明节,我利用放假的机会去海拉尔跟家人团聚,火车到达海拉尔车站时,天已经黑了,前夜的一场大雪,让咋暖还寒的海拉尔大街小巷的路面都结满了冰,我小心而又快速地赶到离火车站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,准备乘12路车去弟弟家,那里已经挤满了候车的人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没有一辆公交车驶来,天已经黑透了,街上行人稀少,过往的出租车像甲虫一样在镜面似的路上穿行。有人说:刚刚打电话问过了,路太滑,很多公交车已经收车了,看来,我们只能等出租车了。大家分成几波站在马路边,伸手拦车,可是几乎所有的车里都塞满了人。这期间,家人多次打电话催我回去吃饭。

        一辆公交车驶向站台,借着昏黄的路灯,我看到那不是我要乘的车,有人说:“我们坐公交车去三角地吧,那里好找出租车”。大家一窝蜂地跑过去,我很快被后面的人挤上车又被涌到自动售票机旁边,伸手去兜里掏钱,天呐,刚刚忙着找车,我事先准备好的一元钱竟不知被我放到了哪里?好不容易上了车,决不能下去。“快点往里走,让后面的人上来。”司机和乘客催促着。“我兜里的钱找不着了!”我几乎带着哭腔。“没关系,我给你一块钱”。一个男人的声音穿透人墙飘过来,紧接着从人缝里伸过来一只手,那只手里攥着一元钱,满怀感激地接过这棵救命的“稻草”,赶快塞进投币机里。待我挤进车厢,想要寻找并好好感谢那位先生时,车已经开了,我被厚厚的人群包裹着,根本看不清车内的世界。我们很快被车载到目的地,下车后,望着远去的客车和随风散去的人群,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:好心人,谢谢你,你的善良温暖了海拉尔的夜晚。

        我第一次乘飞机急忙忙地去重庆,是为了照顾被开水烫伤的母亲。飞机经停天津时,坐在登机口候机,突然广播里通知飞机因故不飞了。很快,机场工作人员带我们乘大巴车去了宾馆,一个重庆女子主动与我合住一间房。入住客房后,我们只是简单地寒暄几句,就各自洗漱睡下。那个女子半倚着床头在看手机,大约十几分钟后,她告诉我:明天的班机也不能正常起飞了,大约还要等一天,她跟男同事刚刚已经改签明早七点的飞机了,她告诉我如果着急也改签吧!我立即给家人打电话帮我改签。紧接着她又告诉我,改签了属于单独行动,去机场就得自己叫车,她跟同事刚好够一车,已经订好车了,告诉我马上给吧台打电话,让宾馆帮着叫车,宾馆离机场很远,车四点半之前必须来,因为是凌晨叫车,车费肯定很高,要求宾馆跟司机沟通正常收费……

        清晨,我悄悄起床洗漱,之后下楼,没多一会儿,出租车果然来了,而她也下来了,她告诉我:时间还来得及,一个人出门很不方便,先去洗手间方便,她帮我照看东西。当我忙完一切,拉着皮箱准备向她说声谢谢时,一转身,她竟不知去了哪里。第一次孤身一人出远门,而且困难重重,多亏有她贴心地帮助我。我们共处一室,我竟然不知道她的名字,只记得她姓雷,眼睛大大的,梳着短发,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,我在心底里默默地叫她“雷锋”。

        那年秋天去成都旅游,返回时,我乘高架车去火车站,下了车,我背着重重的双肩包,提着笨重的皮箱,艰难地挪下一个又一个台阶,身旁,是匆匆的人流。“把皮箱给我吧,放心,我不会要你的皮箱的。”一个青年抄着东北口音从后面快步走过来,还没等我说出感谢的话,小伙子已拎起我的皮箱快速走下台阶,他把皮箱放到我要上的那节车的车厢门口,只说一句“我给你放到这里了!”一转身就消失在茫茫人群中了。没看清楚他的面容,只记得站台银白的灯光下,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,一身灰色的休闲装。

        漫漫旅途,难免会陷入窘境,危难之时,总会有人鼎力相助。我知道,他们伸出援手,并不是为了得到回报和感谢,只是善良的使然,他们在帮助别人的同时,修养了自身,升华了人格,体会的是“授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的快乐。反过来,被施恩的人,并不是只有回报了对方才是“知恩图报”,而是要让感恩之心幻化成蝶,要像帮助过你的人那样,随时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。只要人人都肯拿起爱心接力棒,一路传递下去,这世界就温暖且美好得多了!

 

 


 

上一篇: 兴安春晓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法老王线路检测